社会文化

社会文化
您的位置:主页 > 社会文化 >

雷佳音:刚刚好的情义和人性的复杂段落


发布日期:2022-03-23 06:2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◆雷佳音在电视剧《功勋》中扮演中国核弹研究的功臣、被称为中国氢弹之父的于敏

  十多年前的黄昏,还在上海戏剧学院读书的时代,常常晚上散步到安福路,看一出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的话剧,那时候的舞台上,常见的是这几位还没有在影视剧中出名的人:郭京飞、郑恺,还有雷佳音。

  那是一个打磨的时代,雷佳音从上戏表演系毕业后,即在话剧中心担当演员多年。在舞台上,他扮演的人物给热爱戏剧的观众留下深刻印象,还在2011年凭线个人》获得有话剧界奥斯卡之称的“佐临奖”最具潜力新人奖。但在大众眼中,他是一个在演员群体中长得不算帅,形体语言有点萌的平凡人。而数年后,他不仅成为了一线的影视剧演员,也成功演绎了多位出色的银幕和荧屏形象,包括近日刚刚收官的电视剧《功勋》中的无名英雄——核物理学家于敏。

  2011年,宁浩寻找《黄金大劫案》的男一号“小东北”。东北人雷佳音在试戏之后获得了这个角色。对雷佳音来说,走上大银幕,扮演主角,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生转折点。 《黄金大劫案》公映后,他因为这个角色接连获得第11届中国长春电影节最佳男主角奖、第7届华语青年影像论坛最佳新锐男演员奖等多个奖项。不过,这个时期,导演宁浩正在经历《疯狂的石头》爆火之后的消沉期, 《黄金大劫案》也成为了宁浩不被看好的一部电影作品。也因此,除了收获一些奖项, “小东北”这个角色并没有让雷佳音打开更大的知名度。但他至少成功地从话剧演员走到了银幕之上,之后陆续扮演了多个影视剧的角色,但并没有超越“小东北”。

  2017年,是雷佳音的真正大旺之年,随着电视剧《我的前半生》的热映,雷佳音扮演女主角的前夫——配角陈俊生。电视剧《我的前半生》改编自亦舒小说,改编后定位为大女主戏,叙事主线是家庭主妇罗子君因丈夫出轨离婚后,重建自我和人生的故事。

  陈俊生这个现代陈世美的“渣男”角色让雷佳音真正大火起来。故事中的陈俊生,看上去窝囊老实,却出轨了公司的同事凌玲,一直生活安逸的太太罗子君离婚后诸事归零,重新开始。陈俊生就是一个功能化的角色,以他为支点去撬开主要人物的成长弧线,以他的新感情为契机去展开反面人物的戏剧化作用。在扮演这个在剧集之初即为人唾弃的角色时,雷佳音对陈俊生的形象有整体的定位,他不是一味地脸谱化一个出轨渣男的形象,而是也演出了他的情感、甚至在职场和新旧家庭中的无奈。

  雷佳音对这个角色有自己的见解——陈俊生不只是剧中一个“标签化”的渣男,而是中国式婚姻的一个缩影。电视剧探讨的是每个人在不同年龄段面临爱情、情感、责任,该如何选择的问题。他努力演出了类型化角色之外人物的情感细节。有一段情节,是罗子君的母亲突然去世,陈俊生前来祭奠,表现出发自肺腑的深切悲痛,那段他主动放弃的婚姻,投入的也有对所有家人的情感。他希望建立新的婚姻,来改变原有家庭中的秩序,寻找失落的男性尊严,发现却无法找到他希望找到的东西。而前妻的凤凰涅槃更加衬托出他人生的局促与失败。

  通过电视剧《我的前半生》,雷佳音和导演沈严有了很好的合作,当沈严执导电视剧《功勋》中的于敏环节时,再一次与雷佳音成功合作。

  同样是2017年,对雷佳音来说非常重要的一个电影银幕角色是《绣春刀II:修罗战场》中的南镇抚司锦衣卫裴纶。电影并非喜剧,但裴纶是一个带有很强喜剧设定的角色,为演出这个角色,雷佳音努力在一个月内瘦了二十斤,这是特别凸显他个人演技的一次出演,拿捏到位,幽默出彩,调亮了整部电影的色调,电影中的吃货人设也是对他性格的拓展,发挥了雷佳音带有喜剧人设特点,同时,又糅合了人物身上的其他复杂性:虽然幽默,但极有城府,虽呆萌,又运筹帷幄,同时又兼具了义气与市侩,决断与柔和。复杂的个性展现在这么一个小配角身上,很是丰满,而雷佳音把复杂的人性都表现出来,种种场景之中,诸如审问静海一段,吃饭、点烟、撕笔录,一气呵成。

  这些年,雷佳音在大小屏幕上都塑造了非常多的角色,并且担纲了很多重量级影视作品的主演,譬如电影《超时空同居》《吹哨人》《刺杀小说家》,剧集《长安十二时辰》《白鹿原》等。

  想重点提及他在大银幕中扮演的两个重要角色: 《超时空同居》中的陆鸣和《刺杀小说家》中寻找女儿的父亲。

  《超时空同居》在单纯的爱情电影不被市场看好的时代,获得了超过九亿的票房。一方面是爱情和奇幻两种类型跨类型的成功,另外得益于人设的成功,以及角色塑造的成功,电影中最重要的角色就是雷佳音扮演的男主角——两个不同时空中的陆鸣。尤其是1999年的暖男陆鸣——该人设可以称之为“橘猫型”男人。

  橘猫是一种公认特别好养活的猫的品种。 “橘猫男”是霸道总裁的反义词,他们没有小鲜肉的颜值,甚至微胖,没有坐拥天下的物质后盾,也没有颐指气使的商战气场,甚至连套安身立命的固定资产都没有,但他们就是能给人一种家的感觉,一种从日常的炖汤、吹头发、悉心体贴无微不至的温暖质感。这种类型的人设在电影银幕上已经不多见了, 《超时空同居》塑造出“橘猫男”,并且将之放在霸道总裁的“狼性男”——泯灭道德而成长的2018年的陆鸣——的反面,是一种发现和复古。这个角色的成功和雷佳音本人的气质和演技也是相关的,1999年看起来很家常温暖的橘猫型男人,随便吃啥都容易养活,努力工作追求上进,照顾家人不遗余力。雷佳音扮演的陆鸣没有刻意说过一个爱字,救下谷小焦父亲的时候,说了一句“如果在不同的时空遇见,我会好好照顾她”。那是一种承包余生的责任感,踏实和全身心投入,也是打动在都市里漂泊的女孩的利器。

  雷佳音在电影中需要扮演两种甚至三种不同的状态:1999年的“橘猫男”陆鸣,2018年的“狼性男”陆鸣,及假装自己是另外一个年代的陆鸣。他自如穿梭在这三种不同的状态中,拿捏自如。

  《刺杀小说家》是导演路阳和雷佳音的第二次合作。这一次,雷佳音扮演的是主角关宁。但又不是独当一面的主角,电影中董子健扮演的小说家路空文,杨幂扮演的屠灵等人也是非常重要的角色。

  雷佳音演出了一个绝望中怀抱希望的人处在极端疲惫中的追寻状态。故事以关宁寻女作为主线,串联起两个不同的时空。而关宁这个角色不仅有文戏,还有武戏。支撑他的最重要的信念,就是找到女儿。 《刺杀小说家》中的一些角色类似超级英雄电影的设定,有各自的超能力。这一设定包括主角关宁本人。演员是需要为自己和角色的接近而付出一些牺牲的。在这部电影中,为了更好地拍摄武戏的状态,在有保护措施的前提下,雷佳音要求真实拍摄挨打挨揍的场景,诸如被啤酒瓶砸中腮帮子,以及被椅子砸中肋骨等等,甚至为了贴合角色疲惫紧张的状态,雷佳音沦陷在关宁的躯体里,常常在拍摄时不吃不喝不睡,通过一种“体验式”的表演彻底进入角色,通过血肉之躯的受苦,获得精神上的高度认同,雷佳音觉得更加接近那个怀抱痛楚,心存希望的父亲形象了。导演路阳如此评价: “雷佳音在戏里面就是一个精神状态已经在接近极限的人物,所以他常常把自己置身于那种情境当中,然后再开始表演。”

  同时,作为主角的雷佳音,是那种虽然出任主角,但依然能够衬戏的人,就是能够在扮演好主角的同时,给其他的角色充分的空间,他的表演在节奏点和尺度上特别拿捏到位,可以是个给人眼前一亮的小角色,也可以是个低调的主角。

  雷佳音在电视剧《功勋》中扮演的于敏是中国核弹研究的功臣,被称为中国氢弹之父,所谓“做隐姓埋名人,干惊天动地事”。关于于敏,公之于世的信息不多,其中包括:隐姓埋名28年;因为于敏和氢弹理论小组同事们的鞠躬尽瘁,中国从第一颗爆炸到第一颗氢弹爆炸,仅仅耗费两年八个月时间;2019年首批“共和国勋章”颁授时,他是当时八位中唯一已辞世的功勋人物。扮演好这样一位伟大但是一生极为低调的无名英雄,有很大的难度。对编剧、导演、演员的要求都极高。《功勋》的总导演郑晓龙表示,八个单元的剧组有着一致约定:要尊重时代真实的逻辑,也要忠于功勋人物生而为人的情感。惟其如此,才能拍出老百姓爱看的作品。

  于敏毕业于北大,是个计算的天才,而他也热爱这项工作。在他的实践研究中需要大量的演算和不停的心算。于敏在日常状态中,也常常沉迷在工作之中,这一状态类似数学家陈景润,比如他在相亲的路上会念叨运算数据而迟到,在河流边捉鱼的时候也在研究理论。他在任何时间节点都会进入一种运算的状态。在这一状态的演绎中,雷佳音收缩起肢体语言,收敛起任何外化、自我的表现力,把演员向外的张力和锋芒皆藏起,收敛成一个点,并运力向内而击,表现一个科学家痴迷地投入全部精力在研究状态之中。作为科学家的于敏,随时处于一种紧张和冲刺的状态。他外型稳重,肢体语言极少,但思维却一刻不停,奔流到海。

  他初见倪妮扮演的妻子玉芹时,是他迟到,玉芹久等不至夺门而出,他站在门口,与她擦肩而过,他凝视着她的背影,那个时刻,他已对她一见钟情,但是科学家的一见钟情和寻常人的一见钟情还是不同,他毫无情绪的流淌和表露,而是沉默回到相亲的桌子前,像个做错事情的孩子,任凭介绍人——自己姐姐的数落。但是在他凝视玉芹留下的照片时,眼神已表露了心有所属。

  他深爱妻子和孩子们,但又觉得对不住他们。他的工作秘而不宣,对家人也是秘密,而且长年不能陪伴身侧,工作需要随时拔腿就走,妻子生病甚至生孩子,他都不能陪伴。于敏有一段对妻子的告白,是最后重要工作完成之后回到家中,安抚妻子的一段话,他回忆了爱上她的那个时刻,雷佳音用很平常的语气叙述了这一段话,很淡然地表现出科学家的深情,这段告白抚慰了妻子玉芹,也抚慰了心疼玉芹的观众。

  于敏的工作性质决定了他在科学研究中极度投入和严谨,在家庭生活中对自己最亲密的人也不言说任何工作的事情。所有的事情都要竭力投入,但是对获得的成就和成果并不能张扬和公告天下。

  雷佳音有一场戏演得特别好,呈现了于敏骄傲、追求完美又孤独的内心世界:氢弹爆炸成功后,一家三口在街头看到人群庆祝,他内心激动但必须抑制,但还是想享受这个时刻,他对妻子说,我们买个烤鸭吧,妻子不明就里,以最近开支紧张为由拒绝了,他也点头接受。回到家中,妻儿都睡下,于敏无法入睡,他第一次在剧中剃了胡子——一个仪式化的时刻,他无法按捺内心的激动,甚至默默地流泪。这一段落,雷佳音用他的表演状态,理解了那个时代,以及特殊工作状态下的人,那种牺牲,牺牲的不仅是业余爱好、与家人相伴的时间,还有能够公开被赞赏和认可的成就感。而这个行业的许多人就这样默默度过了一生,可称伟大。

  在这里,雷佳音的第二个表演任务就是“按捺”。在至亲至爱面前,不表露自己,在任何人面前,按捺愿望和自我。

  雷佳音同时演出了剧作赋予的人物两个相反的特征,一方面,他特别能够按捺自己的欲望和愿望,努力工作,另一方面,作为研究所氢弹理论小组的工作负责人,非常富有决断力,也非常果敢,有魄力,有胆略,有仁心,是个难得的好领导。

  作为一个带头人和管理者,剧中的于敏在任何时刻都把科学研究的重要性放在人治之上,这让他充满了人格魅力。

  他敢于起用人才,发现演算天才原瑾泓之后,却被告知,原在另外一个单位时经常迟到,而且梳小分头穿黑皮鞋,过于注重打扮,组织上希望不要起用这样的人。于敏则坚定地说,“我就要他。”这个时刻,雷佳音表演出和之前处于研究中、面对妻儿时的于敏完全不同的个性化色彩,坚定,果敢。

  当整个研究所面对上级的压力,并有人将迟迟不出成果上升到思想问题,于敏则指出“科学研究最大的问题,就是科研问题。”这个时刻雷佳音演绎的于敏,不再是之前那个书呆子气的科学家了,而是一个大胆,能抗住压力的领导者,机器有故障,需要重启,他淡定地说,重启就重启,已经这么久了,也不在乎这么一会儿。关键时刻,他甚至敢和组织上派来的人拍桌子,于敏的人格魅力油然而生,可以相信,正是这样的于敏作为带头人,顶住压力,默默耕耘的他带领着一群为祖国的核弹事业奉献一生的人,志同道合,团结一致和互相理解,互相促进,才让他们在艰难的时代,完成伟业。

  在研究所的人际关系中,和上级老郝的看戏桥段,和下级不同性格的人的关系,背后都有情感和互相支持,这些关系链共同构成一个活生生的于敏形象。这个时候,他不再囚禁自己的情感,而是释放的,从眼神和动作可以体现出来,但又不是那种完全外化的释放。是生动和敏锐的,是善于察觉他人的情感和需求的。他的善良、决断、体贴人性使得他成为这个科研团队重要的核心人物,从而一起努力,取得成就。于是,雷佳音完成了于敏的第三个表演任务:担当。同时,雷佳音又一次发挥了他作为主角能够给配角衬戏托戏的强大能力,仅有六集分量的于敏环节中,陆杰、老郝、原瑾泓几个人物生动、栩栩如生。

  雷佳音在表演上赋予类型化角色合适和到位的情义,赋予正面人物更多的人性段落。人物复杂起来,才生动丰富,获得更多观众的共鸣。

  11月3日,民众在北京潭柘寺观赏拍摄千年银杏树。近日,北京潭柘寺内两株千年古银杏树迎来最佳观赏期,满树泛黄...【详细】

  11月3日,安徽省芜湖市轨道交通1号线开通运营。该线路是一条无人驾驶跨座式单轨,全长约30公里,沿城市南北向...【详细】

  11月3日,北京市昌平区天通苑北二区,外卖小哥将居民订购的生活物品交给防疫人员转送。北京市2日起将昌平区天...【详细】

  11月3日上午,中共中央、国务院在北京隆重举行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。【详细】

  家住新疆天山南部的尉犁县古勒巴格乡巴西买里村的尔肯·热衣木今年49岁,年纪不大,生活阅历却颇为丰富。“我...【详细】

  原计划10月31日闭幕的北京世园公园首届红叶生态文化节,目前仍在进行。10月29日,世园公园红叶变色率达80%,进...【详细】